“中国式”环保


 
全球气候变暖更是与己无关,在乌云压顶时继续埋头算账、制作生产计划,这种普遍性的麻木与冷漠,是有其社会性的原因的。
此刻,我想起了路易十四的一句惊天名句:“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笔者曾经在一家国内先进的脱硫公司工作过,虽然时间不长,但也因此对“中国式”环保有了一定的了解。这家主要为解决酸雨危害的民营公司,规模不大,目前还在市场中艰苦地寻求突围。
2008年5月东南亚国家缅甸发生“强风暴”灾难,死伤无数,损失巨大。有关科学家认为,这乃是由于全球性的气候变暖所致。的确,近些年来,大自然“赐予”人类的这些灾难越发多了起来。也许会有人辩解,人类活动所释放的污染物,根本抵不上太阳黑子的微妙变化。所有的担忧者,都来自“杞人”国。
现代人的这种“无所敬畏”,滥觞于法国启蒙运动。从那时起,人们就开始相信一种绝对的线性理性,即人类可以凭借自身力量不断走向前进。其最大的恶果,就是对自然的大肆掠夺。
好吧,先按下那些震惊寰球的大灾大难不说,让我们走进中国所有工业发达的城市。在鳞栉次比的高楼大厦下面,到处是恶臭的河流,飞扬的尘土。许多污染物已经深入土壤内层,百年不能净化。人们生活在弥漫着无形“谋杀物”的世界里,戴着自欺欺人的口罩来回奔波。
面对这种局势,我们到底该如何应对?
欲制之,先知之。在人类几千年的历史中,真正导致污染威胁的时间并不长,只有区区几百年,也就是从进入工业社会开始。因此,企业污染是现代污染的最重要源泉。擒贼先擒王,治理好企业污染,地球环境改善指日可待。
但是,人类社会无比复杂。环保主义者们的口号,虽然振聋发聩,但收效甚微。必须深入分析社会的内在机理,才可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企业,为何不主动减排?难道企业决策者与他们的家庭成员不是和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或者,他们另有隐情?
首先来看现代社会的本质基础。当人们从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自给自足的循环就被“交换增进”观念打破,资本追求无限扩张,企业追逐利润最大化,成为社会的基础。换言之,企业是人之私己性的集中体现,从根本上丧失了个体人对自身行为反思的能力,只有依靠公众舆论与行政力量来纠正。因此,笔者看到,在企业利润面前,周遭环境的恶化是无关痛痒的。全球气候变暖更是与己无关,在乌云压顶时继续埋头算账、制作生产计划,这种普遍性的麻木与冷漠,是有其社会性的原因的。
中国的国企转型已然进行到了一个阶段,民营企业的比重也大为增加,竞争已经成为市场的常态,且愈演愈烈。这本是提高效率的唯一良方。但同时也造成了企业为了生存而“为所欲为”,在现金流的诱惑下,将黑水与黄烟无情地直接送入河流与天空。如果遇到环保局检查,就如同应付公安局“打黄扫非”一样,“闭门修业”几天,风头过了再重操旧业。若不小心撞上枪口,那也会运用中国的社会潜规则上下打点,谋求蒙混过关。不过,近些年来,国家加大了对污染的控制力度,下发了明文规定,即便如此,我们也看到中国的企业不约而同地加入了“挨踢帮”,踢一下,就动一下,不踢不动,踢了懒动,政府下达的排放标准是多少,就一定以此为限,绝不少排一厘一毫,与国际贸易中的配额一样,一定要充分利用。这就是中国人的朴实智慧。事实上,中国是后发国家,先进的治污技术国际上早就有了,许多企业完全有能力获得更好的技术方案,但是在短期利益面前,他们往往选择中国式的明智。
更有许多“崇洋媚外”的中国企业,对国外大牌公司的技术顶礼膜拜,对国内新锐企业的创新心存忧虑,过分求稳,不顾国情,缺乏决断力。这大概也是传统文化精华的遗留吧。比如,在脱硫领域,由于大量缺乏石灰石,日本企业大多采用钙(Ca)法脱硫,在过滤二氧化硫的同时生成大量石膏,以便作为生产建筑原料,一举两得。钙法脱硫是国际上成熟稳定的技术流派,中国企业目前90%以上都采取这种方法,因此造成了火电厂周围通常是“黑白二山”的“壮丽景观”,黑的是煤炭,白的是石膏,因为供给远远大于需求石膏被长期积压,难于处理,在治污的同时造成严重的二次污染。
笔者所在的氨法脱硫公司,目前只占据了极小的市场份额,在说服客户的时候,他们面临着巨大的障碍。事实上,国家发改委已经基本认可了这项自主创新的技术,因为它在脱硫后自动生成中国农业生产大量需要的氨肥。但是,在横亘在这家公司与巨大市场之间的,依然是迷茫。
此刻,我想起了路易十四的一句惊天名句:“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