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力马扎罗的豹子 ——东非草原启示录

 
 

 
   海明威半个世纪前,在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的开篇,发出了一个巨大的疑问:那头猎豹为何要只身攀上雪山之巅,最后死在了那里。
东非大裂谷是地质奇观,乞力马扎罗是“非洲屋脊”,这是人类生态生存的净土,是观察物性、人性、天性的天赐之地。马赛马拉大草原,就在这雪山的边上,肯尼亚与坦桑尼亚的交界之处,每年的动物大迁徙,壮观浩荡,当人们置身于草原之上,心神不由得自主,穿越阿卡西亚伞树的守候,回归到人类起源之始。

卡伦女士在《走出非洲》中,谱写了女性独立的史诗。从虚荣依赖的角色,历经坎坷,经受了美妙绝伦的非洲草原的洗礼,进而自我成长,找到了生活的方向,乃至生命的尊严。

在草原上,成长的轮回,比人类更加清晰,许多动物世界纪录片就是在这里进行近距离跟踪拍摄,著名的动画片《狮子王》就是取材于此。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达尔文法则,亦即丛林法则,所谓物竞天择,自然淘汰,在此是最原本的呈现。越野车经过之处,时见生存原始智慧之光芒。食物链的完整,生命之间的刍狗式的彼此成就,人类眼中的残忍、血腥与这里日起日落间平淡的不动声色,融为一体,不容人们左思右想,一步步逼近生命的本源。

中国儒家辩论人之初,性善性恶,西方近代哲学家霍布斯,自保主义,乃至萨特等提出“他人即地域”,文明之所以为文明,完全是一种层层包裹的糖果,越粘越紧,以至于面目全非。不管怎样,无论如何作人性的假设,人类与动物之间有相通之处,更有不同,那就是自我设定,自我超越,也许人类世界与动物世界的区别,就在于此。
从动物的眼,来看这个世界,无非太阳起落,草肥草瘦,水急水缓,危险与安全,生无所选择,死以无所选择。而从人类的眼,来看,则有诸多的不同,有了意义,有了审美,有了判断。
商场如战场,草原也是生态链的战场,直接而毫无顾忌。

时下,中美贸易战甚嚣尘上,国际商战是国际政治乃至战争的一部分。用文明的武器——法律,所谓法律,便是贸易战,放弃文明的武器,便是战争以及敌对的政治。世界舞台的王者荣耀之争,四五百年间,未曾间断,西班牙、荷兰、英国、德国、日本、美国、俄罗斯等相继登场,你家唱罢我登场,几家欢喜几家忧。
商场亦如此。君不见多少企业昙花一现,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又人去楼空,蛛网密布?君不见多少企业勤勤恳恳,锱铢必较,危机一来,纷纷无声倒下?君不见多少企业经历了大爆发,又经历了长期的瓶颈桎梏,最后不得不离场告终?在偶然中成功,在必然中被消灭。这其中,有整体社会结构的变化,有国际环境的变动,有产业发展的周期,有政商关系的沉浮,但从更加内在的角度,我们可以尝试辨析,一个最为重要的元素,那就是熊彼特曾为之呐喊呼吁的所谓“企业家才能”。
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必然有其成长的逻辑,与最终成功,乃至持续成功的逻辑。外部的因素,充其量是其成长的障碍与磨砺。企业家才能,才是那个“磐石”,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而在其中,生命姿态与境界,非常之重要。
 
1、鳄鱼的不动声色,突袭高手,快准狠。马拉河的河边岩石上,鳄鱼趴着那里一动不动,像死了一样,色泽与周围几乎融合,不细看压根看不出来。这是最佳的发起攻击的姿态。
 

 
2、大象的稳行与主持正义。象群自信而散发着草原的善意,遇见落难的小动物,时而会路见不平,拔鼻相助。
 
 
3、狮子的王者气象。狮子在静静地守候角马群,端坐在草丛中,不挪动半步,目光深远而自然,一旦猎物落入包围圈,便发起猛烈攻击。母狮负责围猎,雄狮负责远方,疆域与气势。狮子是强者哲学的典范。
 

 
4、角马过河,是每年动物大迁徙的主题。当一片草原陷入贫瘠,他们便成群结队跨越马拉河,寻找另一片草原,生存的空间,哪怕那湍急的河里充满了杀机,鳄鱼们正张着血盆大口,等待着美味的到来。像极了低端产业的区域乃至国际性转移。它们是“平行”的移动者。
 


 
5、长颈鹿的身形,是草原上的胜景,尤其在夕阳西下,伞树的旁边通常战立着它们。为了获取高处的食物,它们的脖子越来越长,这就是它们生存之道——长板理论。没有动物可以与之竞争,高处的“利润”。
 

 
6、斑马的“超级符号”。所有的动物里面,最容易区分,最容易被我们发现的就是斑马。从视觉性来看,它们是草原的超级符号,尤其是一大群斑马的出现。它们是草原的品牌专家。 


7、鬣狗的效率至上,乃至不计优雅。它们跑起来的样子真不好看,但是速度不慢,通常团队作战,快进快出。它们是草原上的现实主义者,夹在中间。我们路过两只鬣狗与三只疣猪的对峙,当第三只性情急躁的疣猪加入后,它们选择了退却。

 
8、羚羊的优雅,它们看人的样子,警惕而英气,色泽怡人,速度很快,但经常会在狮群或豹子的紧压追逼中,耗尽能量而沦为他者的食物。草原上,实力说明一切。
 

 
9、马赛人勇敢无畏,可以杀狮。他们的欢迎舞是轮番跳高,本来个子就高,因为经常跳,更显得细长,十足像一根棍子。他们跳高,是为了看远。不懂得看远方,在草原,是莫大的危险。我们身边,有多少终日低头的拉车族啊!
 



 
那只孤独挺进乞力马扎罗雪山之巅的豹子,根本就不是一只普通的动物,它在追求,它在超越其本能。这也是海明威对自己,及那个时代的鞭挞与自期。
    这个隐喻,至今有效。不管你是不是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