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骏狮新年献词——文化驱动我们的步伐

王加俊

 

明年是2019年,距离1949年建国整整七十年;今年是2018年,距离1978年改革开放整整四十年。在国家层面上,我们曾经拥有过两位高水平的战略家,一是主导建国的毛泽东,一是主导改革的邓小平。时间如滚滚长江东逝水,此一段,彼一段,不同的时期,国家与社会的主要矛盾,具体形势,皆有不同,但在这前后二程的接力赛中,每一段都那么精彩。

毛主席的战略智慧,更多是社会导向,他对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内部各阶层关系的准确把握与运用,是“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关键,他的主要智慧输出管道是政治与军事;邓小平的战略智慧,更多是经济导向,过多的政治生活,使得国计民生被严重忽略,物质生产的能力,在改革开放中一波三折,走到今天,他的主要智慧输出管道是经济。

(+图两位伟人握手)

在这两大时代的历史转换中,有一股关键力量:民营企业。在毛主席主导中国的时代,没有民营企业的社会地位,民国时期成长起来的民族资本家逐步凋零;在邓小平主导中国的时代,民营企业逐步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到今天形成一定的气候。

古人云:治大国如烹小鲜。治理企业何尝不是如此?一个组织的领导人,必须具备战略思维,方能大胜仗,走得长远。我相信,应该没有哪位朋友会对此发生疑问?因为,这是一个常识。那些被战略这个城墙挡于旷野之中的老板们,只能望城兴叹,因为登堂入室,此生与他无缘。现在,走在聚光灯前台的优秀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其领袖必然具备相当的战略能力,无论其是更多基于天赋,还是基于后天的学习与实践。

再将历史的聚焦镜放大。在这刚刚过去的四十年中,我们欣喜地看到,大泽龙蛇,云土飞扬,多少小舢板,从湘江、汉江、珠江、运河,航行到近海,再到大洋彼岸,成为一艘艘巨轮。我们应该看到形势的变迁,正如江河两岸的山岭树木,古城小镇。当年能够从千军万马从杀出来的名将们,正是踩准了节点,用好了策略,进而持续地上了台阶。简单讲,彼时是供小于需,只要敢干,不出大的差错,就能获取不薄的利润,许多行业还属暴利。而现在,截然不同了。

(+图,整体利润下降图)

这种外在形势的的变化,打乱了十年前尚可以沾沾自喜的老板们的节奏。突然间,他们发现不会干了,过去的经验不管用了。这直接催生了众多的鱼龙混杂的培训公司,老板们把大量的时间、精力与金钱倒入了讲师们的口袋,回过头来发现,课堂很美妙,现实很骨感。许多培训公司擅长的是讲成功学,原初的成功学,从台湾登陆,是致力于激励迷茫的年轻人的,而蔫儿了的老板们迫切需要证明自己是成功的人士,于是为了这个子虚乌有的证明埋单。这一波的浪潮,最大的功德,就是从共性层面上唤起了老板的学习意识与一定的反思意识。至于如何实实在在改善企业经营,实在是力不从心,我们也不应苛求过甚。

 

 

如果将建国后的历史划分为三段,从1949年到1978年,是政治时代;从1978年到2018年,是经济时代;从2018年往后,是文化时代。是的,任何一个时代,都是政治、经济、文化并存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是不同时代,重心不一样。政治时代,要肃清敌人残余势力与应对国际反面力量。经济时代,要建立整体生态的科技进步与物质生产体系。文化时代,是在政治立正,经济立稳之后,文化要立新,要具有引领的能力

(+图,三个时代)

过去成功的企业,只要抓住企业进步的商业层面,就可以成功,其战略也是商业战略,正如我们许多人都在念叨不已的“商业模式”;未来成功的企业,需要在商业层面之外,能够抓住文化层面,其战略是商业战略与文化战略的二合一。文化驱动我们进步。

改革开放之前,我们是“抑商”,之后,我们是“重商”,这里不细谈过程中的波折,吴晓波在其《激荡三十年》中详述殆尽。然而,这个世界是总体平衡的,人生、家庭、企业、国家都是要讲辩证法的,过犹不及,“重商”之后,许多人变得眼中只有商,言必称商,无论魏晋。当深圳海边的巨幅广告牌上印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后为人们耳熟能详时,南方的躁动,是青春中国的气息。而金钱至上,娱乐至死的今天,就不是青春不青春的问题了,而是一种社会病。且病得不轻。

我们不要“抑商”,也不要“重商”,而是要“文商”。也就是,让商业文化起来,让文化来驱动企业家群体的整体升级与企业的整体进步。原来我们都常常带着有色眼镜,来看企业家群体,从“暴发户、大款、土豪、富二代”等等这样的词汇,便可以看出这种扭曲的心态。

 

 

文化,是个大词汇,包罗万象,却无处不在。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够长期存续,背后是东方文化的支撑。西方的文艺复兴,启蒙运动,都是历史回头看。就像走路的人,走着走着就迷了。需要回到源头,是的,我们提倡不忘初心,是不忘什么初心呢?是1949年的初心?还是1921年的?还是2000年前的?其实,中国的文化之根,是5000年前。

如何让三皇五帝时代就有的中华文化的精粹,以现代的方式,演绎,输送到人们的面前,为企业的兴盛、民族的兴旺做出贡献,是接下来几十年的重大任务。“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回到源头,不是很多人眼中无问西东的迂腐,而是革新与再出发。

什么是文化?文化,是思维方式,是如何行为,是价值观,是我们想要怎样的生活,怎样的人生,文化是叩问活着的意义,文化是实现活着的价值,文化甚至是想连通此生与彼岸,如佛教。

 

 

对于经营企业,文化的意义在于四个层面。东方骏狮将之归纳为【四定】与【四通】。定心——定位——定性——定量。

诸多老板的过去成功,顶多是定性的层面,是战术的成功。

定量是商人的直觉,是对金钱与数字的敏感,是决策的数据基础。

定位,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陌生的,无感的,甚至是排斥的。然而,定位是战略的外在一半,是针对外在市场的,但没有充分考虑内在因素与企业家个人的状况,在过去的四十年,尚可以行得通。

定心是未来社会中企业战略的内在一半,企业家必须学会反思,修炼,知行合一,才能能量贯通,再展神威,否则,都是拧巴着,经脉堵着的。

(+图)

所谓【四通】,就是企业的魂、品牌的魂、产品的魂、老板的魂,四个层面都是通的,而不是四张皮,彼此隔断,各式各样。许多企业,这四个魂,一个都没有,有些有一个,或者两个,三个。四个都具备,且保持良性连通,凤毛麟角,能通的都是我们看到的优秀的企业。

(+图)

大道至简,世界是全息的,当我们的频率正确时,事情是顺的,当人为的东西多了,贪心、欲望无法驾驭时,天的力量就难以发挥,事情就是乱的。我们发现,2000多年前,诸子百家时代的智慧,我们可以运用上。

企业的魂,要有法家的规矩与法度,企业要有规范的流程,可执行的系统,财务,法务的充分把握,对风险的控制等等。

品牌的魂,要有儒家的正心与情意。过去儒家是针对家国伦理,此时是针对客户与社会。

产品的魂,要有墨家的匠心与创新,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跑去日本买马桶盖,而成为一种现象,是因为我们把墨子遗忘得太久。

老板的魂,要有道家的策略及与自然连通的能量续航。

做着做着,很多老板都累了,身心俱疲,为什么?因为他们丧失了原动力与大格局,陷入了种种负累之中,需要一种跳脱,人生的跃进。

我们还发现了其它种种,东方文化精粹与商业,与企业经营的【模型】,将一一沉淀为我们的方法论。我们经历了我们的客户,从零到一千万的成长,从一千万到一亿的长大,从一亿到十亿的飞跃,还有从十亿走向一百亿的壮阔,未来还会有更精彩的篇章。

 

 

感恩一路上合作伙伴们的教学相长,我们欣喜地看到了你们的变化,真诚地为你们祝福,你们在辽河边眺望,你们在江南古老的亭台上静思,你们在江汉平原上奔波,你们在商潮涌动的珠三角一如既往,你们在戈壁大漠中培植自己的绿洲,你们在黄海之滨厉兵,你们在京辅之地默默耕耘,不管是身在何方,我们都心归一处。

我们,更愿意看到的不是销售额的增长,新项目的出炉,企业的升级,而是,你们的持续精进与成长,任何项目的成功,都无法与之相媲。因为,这才是驰骋未来的法宝——有文化的人。

东方骏狮=战略咨询公司+品牌孵化公司+文化创意公司,我们的团队,是企业的战略导师,是品牌的雕刻家,是产品的设计师,是老板的教练。

我们要学习邓小平、毛泽东,我们要学习王阳明、王夫之,我们还要学习孔子、老子、墨子、韩非子,我们更要学习远古的祖先。我们一起见证文化商业标杆的诞生,一起见证文化导向的战略智慧的实践,我们一起顿首沉思,一起策马扬鞭,一起前进,一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