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的浪漫

王加俊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1月21日在中央党校举办。级别之高,当属罕见。

平日里,由于工作原因,经常会有企业家问到此类问题,如“老师,您怎么看中国当下的经济形势?”“如何评价这一届中央领导班子的作为?”“中美贸易战,到底会结局会如何?”等等。

这些酒桌、茶台问题,都是现实的问题,要回答好,绝不是三言两语。西方社会经常有关于经济学家的笑话流传,大抵意思是,只要与经济学家的观点反其道而行之,基本就是正确的,听不得他们,用中国词汇,就叫“忽悠”。个中原因,主要是宏观问题的观察与解析,不是专家思维能驾驭的,专家思维在某一个领域某一个时段是有用的,将之用于全局,好似盲人摸象。当然,这不是绝对的。真正优秀的经济学家,应是通才。

所以,庖丁解牛,才是我们所需要的。因为庖丁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其对整个牛的生理结构了然于胸,他是个菜市场级的通才。

 

一、战狼之火

 

数年前,《战狼》大火,买出了50多亿的票房,举国上下,一片无来由的自豪。闲谈此事时,我曾戏说,这是中国人爱国荷尔蒙的一次“早泄”。爱国没有错,但是被情绪所裹挟,就不对劲了。中国不需要21世纪的又一次义和拳运动。

我们需要的是,理性的浪漫,浪漫的理性。

浪漫,就是有着朝前冲的热情,每天太阳升起时,都充满了能量的涌动,如大海的潮汐,一个人如此,一个民族亦如此,最怕就是暮气沉沉,老气横秋。但是过于浪漫,会带来恶果,冲出篱藩,击碎一切,所以需要理性的调和。

抛除第一代革命领导集体驱除鞑虏、自立建国的丰功伟绩,从1949年到1978年,就是毛主席主导的浪漫治国历程,建立了基本的工业体系,原子弹爆炸,扫除文盲等等,整个就是一个红色浪漫时代。此后,邓小平主导的改革开放,其实是一次理性的大回归。历史,总是如大海的波浪,一浪逐一浪,有高峰,就有低潮。大国更迭,更是如此。从葡萄牙、荷兰,到西班牙,到英国,再到德、日、美争霸,最终在二战后,潮涌美利坚。到今天已是近百年了。

 

二、美国梦

 

美国的理性,那是深入骨髓的,新教徒们坐着“五月花”漂洋过海,来到原始美洲,一步一步建立工业体系、城市体系、教育体系、信用体系,整个西部运动,如史诗般浪漫,至今都是好莱坞的经典主题,激励及教育着一代代的美国人。美国的浪漫,是“美国梦”,美式生活方式,引无数地球人竞折腰,经历数月大洋颠簸,有些冒着偷渡的制裁,看到朦胧中的自由女神塑像,不由惊呼“A-meri-can”,这个建立于全球经济管理体系的现世生活理想,由内至外地吸引了代代英才,前赴后继,不绝于履。

美国,是成功的,是一代大国的典范。

 

三、中国的不同

 

然而,长期的成功,必蕴藏着危机。只有时刻保持清醒的理性,才能延长成功的波段。永世万代的国祚传承,是一种明目张胆的自欺欺人。秦始皇万岁之贺,旋即而至就是二世而亡。美国的全球治理,是基于军事实力维持下的,金融力、文化力、科技力主宰的制造与流通体系。虽然不是一个国家,虽然联合国力量弱小,但实际上,美国,离不开世界,强于,世界离不开美国。特朗普的所作所为,是一个自然的反应,以其个性,对应于美国当下局势,所有的外交举措,都是理性的,基于防御,基于自保的本能。美国的血液与能量流通,必须是基于全球格局,各军事基地的威慑,各经济贸易体的连通,各民族文化体的统御。穆斯林是个硬家伙,属于胆汁性体质,加之有着石油的家宝,因此成为吵嘴打架的热土,至今不得安生,新闻联播几十年如一日连线中东,几乎成了半个中东频道。

儒家文化圈,则不同。相继出现了“四小龙”、“四小虎”,日本更不必谈,如今的中国,也是到了让美国为之侧目的境地。儒家,强调和而不同,朝贡体系不需坚船利炮。有时候,我们讲,文化决定命运。有些人会觉得虚,但其实是有道理的。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颠扑不灭。所谓的拉美陷阱、非洲困境、伊斯兰冲突,和地域文化传统密切相关。儒家文化的优秀部分,如隐忍、精进、和平,奠定了当下东亚经济的底座。所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四、精神的力量

 

中国百年遇千年未有之变局,大破大立,鸦片战争后,几亡于列强之枪口。几千万人,牺牲于保家卫国之战,这样的不屈,亦可称之为一种民族的大浪漫。就是能够以宏大河山之屏障,千万血肉之身躯,铸就卫国战争之理性,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

建国初期的年轻人,也就是我们的父辈,对未来充满了向往,日子是红红火火的,面前有趟不完的河流,爬不完的大山,家仇国恨,已随雨打风吹去。这种发自内在的历史情绪与情感,真实不虚,这是民族创造力的源头活水。没有点精神,是干不成大事的。

然而,浪漫过了头,就成了灾难。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现在我们看来是多么普通的一句话,居然如惊雷一般炸响神州。辩证法,就是如此,历史就是跷跷板,不是从这头滚向那头,就是从那头滚向这头。

一件事物有两面,正面发展的同时,反面也在发展,如果不注意平衡,就会滋生恶果。改革开放前期,亦如建国初期的浪漫,分田到户,家家都有奔头,老婆孩子热炕头,白面饺子大广播,彼时的乡村,是乡愁的乡村,是朦胧中有星光的乡村,一片欢声笑语,一派田园牧歌。我们这一辈记忆深处都有这样的难忘。

现在回头再看,物不是,人非也。惆怅,是有的。这是现代城市化运动的必然,这是一种大理性,是规律。但是,我们要看到本质。物质的增长,掩盖不了精神的空洞。理性的力量,切不可扼杀浪漫的因子。人们眼里只有钱,在深圳的深南大道上的巨幅广告语——“时间就是金钱”,错了吗?没有错。但是金钱至上,就是有错。有错就改,吉,有错不改,凶,大坏。

 

五、理性,与浪漫共舞

 

反腐,是攻坚战。因为人人皆有腐败之可能,只要摆在那个位置上,这是人性,这是理性。这场大仗,略见成效。

转型升级,是攻坚战。因为人人都有偷懒之倾向,只要能山寨,何必去研发。这是人性,这也是理性。这场大仗,初有胜果。但尚不足以论成败。

民心,是攻坚战。因为人人都有思想的自由。这是人性,也是理性。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我们读初中时,老师常提及和平演变,尤其是苏联解体之后。演变什么?就是国家攻心战。所以,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鹅”,又要防范“灰犀牛”,马虎不得。

人们常说,“治大国如烹小鲜”,这是掌握了道,才能容易,没掌握道,哪有那么容易?!道,是什么?是要看到问题的两面,是系统的平衡,是一手要浪漫,一手要理性。这就是底线思维,就是大理性,大浪漫。中国梦,实现不了的话,就是一纸空话,沦为天下笑话。整个现代社会是一个基于现代科技力量的复杂系统,掌握不了根本,就会迷失其间,终致仰人鼻息,受制于人。这就需要我们的理性力量。这是中央近期召开如此高级别研讨班的缘由,看到问题,找到办法,认真面对,自信远行。

 

六、企业家们要学习

 

回到刚开始的那些问题,至少我们要有这样的思维来看。不要拘泥于某个人,某个事端,而是有大历史观。看到某人某时间点的作为,其原因何在?看到某个国际大争端的背后?看到整个时代的浪潮,我们身处其中,容易迷失。哲学,是跳出来看的跳板。

所以,我们的企业家要有哲学思维,要有浪漫的理性,理性的浪漫。仅靠理性,驱动不了人心,仅靠浪漫,无以为制,无以为继。

稻盛和夫也说,懂得哲学是经营者必不可少的条件。这个哲学的原点就是“正确的做人之道”。“正确的做人之道”这个问题既是哲学问答,同时又可以树立经营者应有的哲学思想。

早期创业的冲动,是一种能量,是一种浪漫,切合于国家社会发展大势,就表现为一种成功。这个成功,如果没有理性来护持,终将颓败,田园一片荒芜。君不见过去的两三年,多少老板跑路,多少工厂倒闭,多少企业垮掉?!理性,对于企业,就是战略之道,就是经营之道。这是当下众多民营企业的软肋。个人英雄主义,无处不在,自傲以至于无知,导致无畏,危险将近而不知,甚至掩耳盗铃,临渊而夜行。

在经历了理性的洗礼之后,再行浪漫,此浪漫已非创业之初的彼浪漫,是岁月升级了的浪漫,那也是我们所需要的。